薄薄的侧影沉在阳光里

发布时间: 2020-03-25 16:11:03   阅读量:2

在认识佟晓飞之前,

十六岁的年纪。总会充满梦想和冒险精神;夏朵朵也一样。她的"冒险"最多在语文课上肆无忌惮地睡觉;或是在物理课上做超时空转换的神游。才更新了她的"冒险"版本?直到佟晓飞成为她的同桌。为了躲避功课;躲避大人的。

佟晓飞和夏朵朵,

两个小时的路程,

刚好迎上潮湿的雨!

站在破旧的小旅馆前,

要不咱们走吧!佟晓飞说:没有课文。没有习题,坐上开往苏州的火车;夏朵朵喜欢苏州。满地泥泞,佟晓飞故作老成的讨价。

见他们都是孩子;房东小老太开价30元给了他们两个单间,所谓的单人间,就是用木板分出的格子间。除了一张窄小的床。几乎没有转身的余地。木板的墙壁传出"笃,笃"的声音。我这里好小啊!"你那边还行吗?"声音没有遮拦地响在耳边,反到让夏朵朵有些安心。佟晓飞有讲不完的冷笑话。在穿越了1463公里之后,仍然层出。

更没有父母的唠叨和老师刻板的脸。

夏朵朵第一次知道:填进悠长空白的时间,原来时间可以这样长,没有做不完的习题。背不完的单词;他们又到了北京。他们到达大连正值三月,游遍了大小景点,清晨还是冷的?阴郁的天边缘泛着一点细弱的白,大雨顷刻落了下来;佟晓飞拉着夏朵朵躲进一家店面的红色。

是家小小的裁缝店;

让他们换上。

天空翻起隐隐的雷声,店面却翻开了营业的牌子,雨一直不停地下着;"怎么淋成这样还站在外面?"说话的是个中年阿姨,店里很暖,快进来吧!滚热的炉火上,熨着香气四溢的汤锅,他的儿子刚睡醒。惺忪又好奇地看着夏朵朵和佟晓飞!阿姨翻出几件衣服。随后给他们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"你们家大人呢?自己跑出去来!

"看着他们支支吾吾地不说话。阿姨也就不问了,她一边洗熨着衣服;昨天古诗背了没有夏朵朵一直低着头吃面,原来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。

一年催促着儿子起床洗漱,

轻轻地说:

这是不是一种爱呢?跟中年阿姨告别后,他们来到广场,迎面的阳光有些淡,夏朵朵第一次觉得鸽子在大朵的喷泉下走动。竟然那么动人!佟晓飞在一旁的石墩跳上跳下:微皱的衬衫仿佛说他们出门已久?薄薄的侧影沉在阳光里,夏朵朵抬起头;我们回家吧!"这个跨越了2251公里的"私奔",其实只是场青春的叛逆;真的有许多不可言状的。

总要经过酸楚与疼痛的淬炼才会足够坚强,

又或是真的有太多不可避让的重压,但十六岁的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